政务公开

当前位置:达茂联合旗总工会 > 政务公开 >

游戏中外挂过于泛滥也让不少玩家心生倦怠

时间:2018-04-30 15:25 作者:admin 点击:

  据SuperData报告显示,堡垒之夜在2018年2月的收入达到1.26亿美元,首次超过绝地求生的1.03亿美元。3月12日上线手游iOS端测试版本后,仅一周时间就霸榜iOS平台,成功登顶110个国家和地区App Store下载榜榜首,还创下72小时内收入突破100万美元,发布不到一个月就获得2500万美元收入等成绩。
 
  “这么醒目的现金牛,腾讯肯定希望能将其掌握在手中。”马洛认为,不管是绝地求生还是堡垒之夜谁能笑到最后,最后获利的还是腾讯。
 
  这一说法得到郭凌的认同。腾讯2017年在线游戏营收为978.83亿元,占总收入约41%。他认为,腾讯引入当下全球热门游戏,一方面能为自己的游戏帝国带来更大收益,另一方面也避免了被对手抢走所带来的潜在竞争。新鲜玩法以及免费下载,玩家蜂拥投入堡垒之夜的阵营。据媒体报道,1月16日,堡垒之夜宣告用户数突破4500万,超出绝地求生1000余万;2月4日,Epic宣布游戏同时在线人数达到340万,超过绝地求生创造的最高纪录324万。
 
  “绝地求生在全球市场已经初现发展瓶颈。”曾在吃鸡手游火热时跟风研发过类似游戏的马洛(化名)表示,“相对于2017年游戏玩家数量的大幅增长,绝地求生2018年明显处于放缓状态。”4月25日,记者查阅SteamCharts发现,在堡垒之夜宣告游戏在线人数超越绝地求生的2018年2月,绝地求生首次出现活跃用户下滑。
 
  对于被堡垒之夜赶超的原因,马洛称,除了服务器不稳定外,游戏中外挂过于泛滥也让不少玩家心生倦怠。
 
  国服开启决定先机,直播行业迎来新选择
 
  “堡垒之夜的到来,让我们有了换方向的考虑。”在国内经营着一支绝地求生战队的大飞(化名)表示。
 
  2017年9月,绝地求生的火爆让大飞组建了一支战队,但由于种种原因,绝地求生在国内发展缓慢,无法像王者荣耀、英雄联盟等打造系列赛事。
 
  “如今国内的吃鸡赛事,没有具有影响力的主办方牵头,赛制并不成熟。甚至比赛中还会出现作弊,不少选手开挂。”马洛无奈。
 
  马洛曾将希望寄托在腾讯上。2017年11月,腾讯宣布代理绝地求生国服的消息让他认为机会到来。在他看来,腾讯打造赛事的专业度和营销推广的成熟,能助推绝地求生赛事获得成功。但近半年时间过去,他仍没听到关于国服启动的消息。
 
  “现在堡垒之夜国服的预约,让我们重新看到希望。”一度打算解散战队的大飞在得知腾讯计划打造堡垒之夜电竞赛事后很激动,“同为吃鸡类游戏,转型也相对容易些。”
 
  4月23日,戴斌宣布,腾讯将投入5000万打造堡垒之夜电竞扶持基金,为游戏开展区域赛事、校园赛事、平台赛事等系列赛事,还将与Epic一起打造顶级电竞赛事。
 
  “我们2017年才起步,要把一款游戏变成电竞,需要很长时间。”吃鸡之父格林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但我们会与玩家共同讨论,不断优化绝地求生的电竞赛事。”
 
  “此前战队队员直播绝地求生比不过业内顶级主播,现在转战直播堡垒之夜,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大飞称。
 
  4月26日,记者登录虎牙平台发现,堡垒之夜的版块已出现在平台分类醒目位置。但无论在直播播主数量还是单个播主房间观众数量上,都远落后于绝地求生。如虎牙平台上,堡垒之夜的播主房间不到100间,人数最多的为7900人,更多的房间观众为两三百人。而同一时间段的绝地求生播主房间数达到近1000间,首页位的房间观众人数达到30多万。
 
  “毕竟堡垒之夜才宣告进入中国,如果堡垒之夜国服能顺利开测的话,或许会发生变化。”大飞表示。
 
  “双赛道”布局,腾讯制霸吃鸡战局?
 
  “腾讯如此积极引进堡垒之夜,或许正是看中了游戏在海外市场的影响力以及强大的变现能力。”马洛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