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务公开

当前位置:达茂联合旗总工会 > 政务公开 >

共享单车的战争虽然暂告段落

时间:2018-10-28 17:12 作者:admin 点击:

  同时杨磊还表示,未来,希望哈啰成为一家真正用技术推动两轮出行的企业,做“两轮领域里的滴滴”。“我经常会问大牛,你下一个挑战目标是谁?创业者要时刻想着你的下一个挑战对象是谁,最好是主动挑战别人(而不是被动被挑战),敢于挑选比自己更强大的对手。”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符绩勋在接受创业邦采访时如是说。
 
  毫无疑问,杨磊是一个乐于创新的挑战者。
 
  两年前,在共享单车领域ofo和摩拜都具有绝对先发优势的情况下,杨磊携着哈啰单车姗姗来迟。以低调稳健的发展策略,将注意力放在三四线市场,走出了一条“农村包围城市”的逆袭之路。两年后的今天哈啰单车已经入驻了300多个城市和260多个景区。根据哈啰出行官方最新公布的数据,哈啰单车目前日订单超2100万次,用户超2亿,已经超越摩拜、ofo小黄车成为行业第一。
 
  以挑战者姿态出现的哈啰,后来者居上,打了一场漂亮的翻盘仗。然而杨磊与哈啰的野心似乎不止于此。这一次,他选择的挑战对象是滴滴——共享出行领域的龙头老大。
 
  共享单车风云
 
  22岁创业,24岁大学毕业,85后连续创业者杨磊历经过三次创业。他主导的第一家公司,以亿计美金出售;第二家,他是联合创始人,该公司而今在业界依然红火;他所执掌的第3家公司是爱代驾;而后创业做车钥匙、哈啰单车。
 
  2016年9月的一天,当杨磊找到GGV管理合伙人符绩勋说,考虑转型做单车的时候,符绩勋先是愣了几秒。
 
  他和团队之前见过ofo小黄车,也见过摩拜,但都没打算投。彼时他对共享单车的经济模型还是打了一个问号。“这个要怎么挣钱?一块钱一单,每人每天顶多三到四单,即三到四块钱,但又有各种补贴、还要加上折旧、运营成本等,扣除掉这些还剩多少?再加上那么大的投放体量确实令人担心。”“大牛(杨磊外号)这个人虽然很年轻,88年的,但他非常有感染力。他对数据模型的分析很成熟,整套逻辑想得很深,会在经济逻辑、在单位模型上去说服你,而不是很浮夸的画大饼。他,是个很踏实的人。”符绩勋告诉创业邦。
 
  但另外一个顾虑是,那时候ofo和摩拜已经开始起量,分别拿到了近亿美元的融资。毕竟后来者居上的故事并不多见。
 
  符绩勋又拉来GGV另两位合伙人童士豪和李宏伟一起商讨,最后讨论的结果是,“值得一赌”。杨磊拿到了GGV 500万美元的启动资金。
 
  2016年11月,哈啰共享单车上线。基于当时的资源条件和先前的市场调研情况,杨磊选择避开一线城市战局,将主要精力投放在二三四线城市,走了一条“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而远离战火硝烟、二三四线城市相对友好和健康的市场,也给了哈啰跑通商业模式的机会。
 
  当然后来的发展也并非都一帆风顺。
 
  整个2017年上半年,ofo和摩拜陆续融资,估值不断攀升。彼时杨磊和团队为了融1500万美金,花了两个月见了近100位投资人,却没有一个人愿意投。投资人对杨磊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你凭什么超越他们(ofo和摩拜)?”
 
  后来虽然GGV决定继续跟进,领投A+轮融资,但哈啰的资金压力并没有解除。据天下网商的一篇报道,那是2017年4月,哈啰单车账上的钱不过一两千万,但即将到期的供应商款项就有两三千万,还有几百号员工的工资要付,“杨磊感觉每一天都在流血,公司到了最危险的时刻。”
 
  成为资本管理合伙人沙烨的一通电话为哈啰带来了转机。两人见了一面后,沙烨决定领投哈啰单车B轮融资。彼时沙烨的心里虽然也在嘀咕:“不知道能不能跑出来”。但从哈啰的数据中,他得出判断,哈啰单车的实力被市场和投资机构严重低估。且他也非常看好杨磊这个人。沙烨曾用了一连串比喻来形容这战局的扭转,“就如解放军百万大军过长江,盟军在诺曼底登陆反攻,凯撒率军度过卢比孔河,战争由一个事件结束。”
 
  进军网约车:挑战or被挑战?
 
  共享单车的战争虽然暂告段落,但哈啰的故事还在继续。
 
  2018年9月17日,哈啰单车宣布品牌升级为哈啰出行。10月19日,哈啰出行正式接入嘀嗒出行,在北京、杭州、郑州等全国81个城市上线出租车业务。哈啰方还表示,未来还会以合作的形式推出快车、专车等业务。
 
  从竞争到垄断,如今的大出行领域似乎又要开启新一轮的市场争夺战。
 
  关于哈啰进军大出行领域,在10月24日的GGV Evolving Plus大会上,杨磊回应道,大出行虽然是一个方向,但目前还是会将主要精力着重放在两轮市场。“共享单车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先易后难的生意。第一天最好做,第一天的有效用力是百分之百,第一天的数据永远是最好的。可是要长期维持一个比较高的有效用力是极其挑战的,非常之难。”
 
  杨磊认为,共享单车不仅是个能赚钱的生意,而且完全可以实现规模化的盈利。据他介绍,目前哈啰每台车的运维成本大概是3毛多,折旧成本在6毛左右,车均日收入已经突破一块多,并且已经快实现盈亏平衡了。“但这个行业还有很多增长空间可以用技术去改变,比如现在的日活车辆可能只有60%,每天还有40%的车子没有被人骑,提升了这部分车效,将进一步带来成本的降低。”
 
  杨磊坚持,共享单车是典型的以技术驱动运营的生意,他对单车运维的理解是,应该把更多的精力和技术投入在共享单车的事前和事中,而在事后应该花最少的精力。“事后是指,比如一台车已经被用户骑到了地下室,要派人把它骑出来,之前大部分同行都把所有的精力放在了事后。而我们恰恰不一样,这个事情非常难干,服务的用户群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