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服务

当前位置:达茂联合旗总工会 > 办事服务 >

人们将面临着病毒“世界末日”

时间:2018-10-15 15:54 作者:admin 点击:

  北京时间10月15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100年前,全球三分之一人口(大约5亿人)感染了“西班牙流感”,1918年流感灾难中导致5000多万人死亡。从那之后,科学家一直对潜在爆发的另一种超级致命流感病毒保持着高度警惕性。现今,全球人口达到70多亿,全球分布着许多人口密集的大型城市,同时现代航空旅行非常便利,加大了病毒传播范围和速度,使得流感病毒死亡人数骤然升高。
 
  目前,英国出现一种叫做“猴天花(monkeypox)”的疾病,它的出现可能意味着成为下一个致命流行病,而根本不是流感病毒。与流感病毒相反,猴天花是一种高度传染性病原体,它能够跨越物种屏障进行传播,从非洲野生动物身体上传染给人类。
 
  传染病专家曾警告存在这种可能性,近日,英国出现第三例猴天花病例,患者是一位女性医院护工,进一步进大了人们对猴天花的恐惧感。
 
  这位40岁女性患者穿着生物病毒防护服被送往医院就治,他在纽卡斯尔市皇家维多利亚医院进行隔离治疗。据悉,她的家人和医院同事正在等待疫苗接种,而公共卫生官员正在跟踪调查她发病前24小时接触的所有人。
 
  那么我们应该有多担心呢?
 
  来自布莱克浦__维克多医院的第三例感染患者并没有与尼日利亚感染旅行者发生接触,但她作为护工,在更换患者用品时很可能遭受感染,她表示自己戴的手套太短,无法完全遮住手臂皮肤。  来自布莱克浦__维克多医院的第三例感染患者并没有与尼日利亚感染旅行者发生接触,但她作为护工,在更换患者用品时很可能遭受感染,她表示自己戴的手套太短,无法完全遮住手臂皮肤。
 
  猴天花是天花病毒的近亲病毒,但是它的传染性较低,通常导致轻微疼痛,例如:发烧、头痛、出现水泡的皮疹。然而,在西非爆发的一些疫情中,10%的病例已被证实是致命的,这在传染性疾病中致命率非常高。
 
  1980年,世界卫生组织倡导的全球免疫活动之后,天花就基本被根除。但是一些科学家现在认为,猴天花病毒正在发生变异,并填补着致命病毒的空缺。
 
  前两个英国病例,一名患者在康沃尔,另一名患者在布莱克浦,他们被诊断是在尼日利亚感染猴天花病毒,2017年,尼日利亚开始爆发大规模猴天花病毒,这是该国40年来首次出现猴天花病例。目前出现的第三例猴天花病毒引发了该病毒具有传染性问题的质疑。
 
  据了解,来自布莱克浦·维克多医院的第三例感染患者并没有与尼日利亚感染旅行者发生接触,但她作为护工,在更换患者用品时很可能遭受感染,她表示自己戴的手套太短,无法完全遮住手臂皮肤。
 
  依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观点,猴天花病毒是通过与感染者的唾液、血液和脓液密切接触进行传播的。但是病毒变异使得之前的医学指导过时了吗?它已进化成为在人类之间更容易传播的菌株。
 
  英国公共卫生机构的科学家正在紧急分析病毒样本,从而确定其基因成分。然后,他们会将其与中非和西非收集的样本进行比对,这些病毒案例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以增长了20倍。猴天花病毒被认为起源于黑眉猴和绳松鼠,并在50多年前首次感染将它们作为“丛林肉食”食用的人类。
 
  从动物体内“跳跃”传播至人类的病毒叫做人畜共患病(zoonoses),黑死病、艾滋病毒和西班牙流感病毒,这是世界上最著名的三种流行病,它们都是人畜共患病。
 
  猴天花病毒会是下一个超级人畜共患病吗?
 
  2003年出现第一例猴天花病毒案例,图中是患者的手。2003年出现第一例猴天花病毒案例,图中是患者的手。
 
  1976年埃博拉病毒在扎伊尔首次袭击人类,在2014年的疫情中造成多达90%的感染者死亡,这是另一种人畜共患病,由非洲中部蝙蝠携带传染给人类,猴天花病毒会是下一个超级人畜共患病吗?
 
  我们首次知晓猴天花病毒存在是上世纪50年代,当时非洲医生注意到他们的病人出现一种病毒感染,它似乎与天花十分相似,但是传染性较低,从那之后,病毒传染性越来越强。
 
  当前尼日利亚正在经历最大规模的人类猴天花疫情,报告病例数量达到152例,迄今为止已有7名患者死亡。当然,世界卫生组织正在认真考虑此事,他们警告称,猴天花病例的出现需要引起我们对全球卫生安全的关注。
 
  伦敦大学玛丽皇后学院病毒学名誉教授约翰·奥克斯福德(John Oxford)认为,当前全球正处于一场大规模动物起源流行疾病状态。然而,他淡化了猴天花病毒带给人们的恐惧,他解释称,这是因为猴天花是一种DNA病毒,它的基因物质是由一种叫做脱氧核糖核酸的化学物质构成,这些病毒不会迅速变异,它们较为稳定。
 
  相比之下,具有核糖核酸作为遗传物质的RNA病毒则很不稳定,而且很快就会变异成为更危险的形式。通常情况下,它们通过从感染个体中存在其它人类病毒“指派基因”,从而变成更危险的变异病毒,这种基因交换有效地使病毒“学习新的传播方式”。RNA病毒包括:埃博拉病毒、非典病毒、狂犬病毒、普通感冒和流感病毒。
 
  这并不是说猴天花可能不是这个规则的一个令人担忧的例外,一位在非洲研究猴天花15年的著名科学家不同意奥克斯福德教授的观点。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流行病学家安妮·里莫恩(Anne Rimoin)教授警告称,尽管存在“稳定”的DNA病毒,但是猴天花正在变异,成为更具传染性的病毒。
 
  令人担忧的是,安妮作为合著作者在近期发表在的《新发传染病杂志》上的一项调查中警告称,猴天花正在适应一种新的生态龛位——人类身体。猴天花病毒的出现对人类影响可能具有毁灭性。
 
  研究报告结论是,由于猴天花病毒进化非常迅速,当前未受影响的医疗机构应该保持警惕,并积极准备立即采取相应行动。
 
  如果一种突变猴天花病毒从英国释放,我们能够采取什么预防措施吗?好吧,至少看来我们已做好准备,让英国前任首相托尼·布莱尔(Tony Blair)来感谢我们。经过9/11恐怖袭击事件之后,布莱尔下令将价值8000万英镑的疫苗用于“天花计划”,预防恐怖分子使用猴天花病毒作为细菌战武器发动恐怖袭击。
 
  当时,“天花计划”遭到人们的指责,认为是在浪费金钱,尤其是因为布莱尔的主要一位政治幕僚是制造这种疫苗的公司老板。然而,布莱尔的这一富有争议的计划可能会被证明是一种不知情的前瞻性规划,因为现在所有证据表明,天花疫苗可以有效保护人们免遭猴天花病毒感染。
 
  事实上,这是一种天花疫苗,布莱克浦医疗机构的护工可以接触到它,此外,大多数50岁以上的英国人很可能已得到相关保护,因为他们已经在童年接种了天花疫苗。
 
  纯属偶然,我们似乎已经做好处理任何猴天花病毒的“灾难启示”,但是下一个超级病毒的出现仅是一个时间问题。美国自然历史作家大卫·奎蒙(David Quammen)警告称,如果致命感染能够让人们懂得流感和感冒细菌使用的传染手段——在咳嗽和打喷嚏中传播,人们将面临着病毒“世界末日”。
 
  奎蒙说:“如果像艾滋病毒这样的传感疾病可以通过空气传播,你和我可能早已死亡,如果狂犬病病毒(另一种人畜共患病)可以通过空气传播,那将是地球上最可怕的病原体。我们应当从中受到启示和警告。”